在大学生中渗透,是她去年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

代表建议:全流程监管,遏制“马甲”校园贷蔓延

套路贷、校园贷、裸贷……近年来,非法放贷行为多发,手段不断更新,令人防不胜防,由此引发当事人自杀自残等恶性后果的案件屡见不鲜。

苟兴龙代表:对“校园贷”违法犯罪从严惩治本报北京3月11日电全国人大代表,西华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化学化工学院教授苟兴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大学生原本贷了8000元,陷入‘校园贷’设下的陷阱后,家长为其还款30万元,然而借贷公司又依据所谓的‘合同’向法院起诉学生还款80万元。

2月11日,农历正月初七,街头巷尾还弥漫着浓浓的喜庆气氛,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房山区法院民二庭庭长厉莉就来到北京基金小镇调研。如何进一步规范民间融资市场、优化营商环境?厉莉这几天一直在为即将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建议作准备。

女大学生借款3000元,半年内被迫陆续还款18万余元;借七八千元买手机,背上5万元贷款……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委员带来一个个真实的校园贷案例。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小组审议时与全国人大代表询问和沟通相关案例的情况。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非法放贷问题严峻,已经形成地下产业链,给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带来隐患,同时危及金融安全。不过现行法律规制力度有限,审判也陷入很大的困境。”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厉莉代表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校园;套路贷;苟兴龙;校园贷;套路

圆脸大眼,开朗率直。你很难想到,看上去有点“萌”的厉莉既是一位审判业务专家,又是一名“执拗”的人大代表。说她执拗,是她去年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一口气向大会提交了与非法借贷相关的三个建议,“今年还会继续提……”

严厉打击校园贷、套路贷诈骗,写入今年的两高报告中。最高检报告公布具体数字:过去一年坚决惩治套路贷、校园贷所涉诈骗、敲诈勒索等犯罪,起诉2973人。

3月7日,她和另外5位全国人大代表一起,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在刑法中增设“非法放贷罪”的建议。

检察日报北京3月11日电esball世博,全国人大代表,西华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化学化工学院教授苟兴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两高”应总结各地办理“校园贷”“套路贷”案件的经验,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案件性质认定标准、证据要求及审理原则,对涉“校园贷”违法犯罪行为加大打击力度。

一段时间以来,违规校园贷、裸贷等频频出现,随之而来的“高利率”风险与“暴力催债”等问题愈演愈烈。然而,通过现行的法律法规治理“非法放贷”有些方面还有欠缺。作为人大代表的厉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去年,厉莉提出的三个建议分别是在刑法中增设非法放贷罪、在民法典中区分经营性借贷和一般借贷、打击虚假诉讼。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监管缺失、法律界定不明确、各部门职责不明晰等问题,仍有大量变相校园贷受害者维权无门。对此,许多全国人大代表纷纷建议,构建全流程监管体系,不让各种穿了“马甲”的校园贷在校园蔓延。

据了解,2012年,房山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案件仅四五百件,而去年已增长至近三千件。厉莉调研发现,很多基层法院的情况与房山法院类似,近年来民间借贷案件大量涌入,其中很大一部分涉及民间经营性放贷行为。

“一个大学生原本贷了8000元,陷入‘校园贷’设下的陷阱后,家长为其还款30万元,然而借贷公司又依据所谓的‘合同’向法院起诉学生还款80万元。近日,四川某地检察院已经受理了这起‘校园贷’案件。”苟兴龙代表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教师,当了解到“校园贷”的巨大危害后,他对学生身陷“校园贷”泥潭十分心痛,为此他用了一年时间对“校园贷”和“套路贷”进行深入调研,在这次两会上提交了《关于严厉打击“校园贷”“套路贷”的建议》。

由于“非法放贷”主体具有债权人身份,其对债务人实施的又多为威胁恐吓滋扰等软暴力,这些软暴力游走于现行法律的边缘,相关部门很难取证并对其采取有效的法律措施,除非该行为涉及其他犯罪如绑架、人身伤害等,才能按照相关法律进行有效制裁。

校园贷穿上“马甲”屡禁不止

民间经营性放贷业务快速发展,虽然在满足部分群体的资金需求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同时也引发了诸如暴力催收、与黑恶势力勾结、侵犯个人隐私、过度信贷、虚假诉讼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严重破坏了金融秩序、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侵犯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一些年轻人追求享乐、盲目攀比、超前消费、过度消费,容易成为‘校园贷’的受害者。”苟兴龙代表说,对此,家庭和学校对学生应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树立勤俭节约意识和理性、科学的消费观念。学校要加强网络安全教育、金融安全教育和法治教育,增强防范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同时,学校成立法律援助中心,为学生及家长提供必要的法律咨询与服务。

为此,厉莉针对“非法放贷”问题,到高校、金融管理等单位进行了深入的走访和调研。“有必要从立法的角度考虑强化惩戒力度,以彻底铲除非法放贷行为滋生的土壤,将所有以营利为目的的经营性放贷行为纳入金融监管范围内。”

近年来,为规范整治校园贷,银监会、教育部等部门连续下发一系列文件。然而,一些借贷平台穿上新“马甲”,改头换面变身为“回租贷、求职贷、培训贷、创业贷、美容贷”等多种新名目,踩着监管的灰色地带,在大学生中渗透,并日益猖獗。

厉莉建议,将违反金融管理法规,以营利为目的放贷行为,即非法放贷入罪。

“应加强借贷平台资质审批备案,提高民间借贷公司注册门槛,要求其缴纳一定数额保证金。对所有营业的民间借贷公司进行备案,一旦查明有套路贷情形者,立即罚没保证金,并取消公司营业资格。”苟兴龙代表认为,国家应进一步明确借贷平台、微商App、互联网安全、金融安全等的监管职能部门,压实监管责任。有关部门可以设立民间借贷联合监管组或建立打击“套路贷”联席会,协同监管,联防联控。一旦发现“校园贷”“套路贷”嫌疑,立即查处。

今年厉莉代表仍然关注金融乱象的治理。厉莉说,如果去年的着眼点在于事后追惩,今年则着重关注事前事中监管,希望相关部门切实负起责任来,加强监管,让民间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去年以来,本报持续关注并报道多起大学生陷入各种变相校园贷遭遇维权难的事件,涉及全国多个省份。然而,很多案件因种种原因在被曝光后却不了了之。

她告诉记者,非法放贷行为的地下性、隐蔽性、逃避性,给行政机关执法带来重重困难。非法放贷主体故意不取得经营资质,进行地下经营性放贷,司法机关在民事审理中,也很难认定其是否属于经营性质的放贷。

苟兴龙代表建议最高法、最高检总结各地办理“校园贷”“套路贷”案件的经验,出台司法解释,明确案件性质认定标准、证据要求及审理原则。加强网络安全及互联网金融立法,制定民间借贷条例,加大对不具备办理借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和个体的检查和惩治力度。对违法犯罪行为加大打击力度,定罪从严,量刑从严。

记者手记

本文由esball世博发布于esball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大学生中渗透,是她去年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