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中国慕课的高速发展,我国慕课数量已居世界第一

中国1.25万门慕课上线,超2亿人次参加学习

9日,中国慕课大会在京召开。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我国基于“智能+教育”的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上线数量已超过1000个,注册用户接近80万;我国发布了全球首个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集中展示平台“实验空间”。“网上做实验”和“虚拟做真实验”成为现实,为增强学生实践能力、提高人才培养水平提供了新的优质教育资源。

中国慕课,与世界一流比肩

中国慕课:下好高教变轨超车先手棋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4-11 万玉凤 董鲁皖龙


往返4000多公里的超远距离通信,时延36毫秒内,在5G+4K远程互动教学系统的承载下,一场三地三校异地协同虚拟仿真实验,在中国慕课大会现场上演,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田威把曾经只能是“空想”的飞机制造实验教学变成了现实。

就像实验中为飞机插上翅膀一样,科技也确实为教育插上了翅膀。技术迭代的背后,是中国慕课的高速发展。如今,我国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居世界第一,共计2亿多人次“打卡”慕课学堂,覆盖所有专业门类的慕课体系正在建立。

4月9日至10日,以“识变、应变、求变”为主题的中国慕课大会在北京举行,有了“中国速度”后,中国慕课如何从以量谋大走向以质图强,成为与会者关注的焦点。

识变 “互联网+”打破传统教育时空界限

现代信息技术与高等教育教学的融合,演变出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打破了传统教育的时空界限和学校围墙。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快速发展,给全球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每一次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总是伴随着人才需求结构的深刻变化、知识的爆炸式更新、教育形态与资源的极大创新。

现代信息技术与高等教育教学的融合,演变出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打破了传统教育的时空界限和学校围墙。“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看来,2013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等高校加入在线课程平台,尤其是2013年10月中国慕课平台上线,拉开了中国高等教育慕课时代大幕。

6年来,中国慕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项共识在实践中日渐凝练:高等教育作为高层次人才的主要供给者、知识创新的主要推动者、文化传承的主要贡献者,要回应时代需求,就必须创新发展,把慕课建设作为加快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互联网+教育”“智能+教育”的战略先手棋,推进这场深度融合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课堂革命向纵深发展。

一系列重磅文件如《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等相继出台,将教育信息化作为教育系统变革的内生变量,支撑引领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推动教育理念的更新、模式变革和体系的重构。

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主讲教师张小琴教授看来,中国慕课之所以能够短时间内取得迅猛发展与进步,正得益于科学规划,教育部把慕课建设作为振兴本科教育、实现高等教育变轨超车的重要抓手,作为提高教育质量、推进教育公平的重要途径,积极引导和大力推进。

慕课的建设与发展,同样离不开众多高校的参与和支持。如清华大学将积极推进在线教育工作,作为面向未来的战略部署,学校按照国内国际同步、平台课程一体、学校社会协力的指导思想,形成了“一体两翼”的在线教育可持续发展模式。

“我们看到时代快速发展带来了机遇,网络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为教育创新奠定了基础,也让我们有了更好的工具、更大的平台、更便捷的方式、更有效的手段将优质的内容呈现给学习者,并借此推进校内教育教学改革。”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表示。截至目前,清华大学共建设了251门课程,吸引全社会800多万学习者,其中110门课程获得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

应变 用慕课破解质量与公平难题

由中国高校计算机教育慕课联盟打造的“1+M+N”协同教学模式,不仅解决了高校学生互动与课堂讲授间的系列矛盾,而且建立了跨区域跨校在线开放课程协同工作新机制,推进了不同高校间的优质资源共享。

质量和公平是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时代主题。随着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破解质量与公平的难题,如何用好慕课这关键一招是亟待实践回答的问题。

在“中国大学MOOC”平台,南京大学“宇宙简史”是一个“爆款”,而且获评“最美慕课”,被推荐在电视台播放。

原因何在?“就在于我们真正以课堂教学方法改革为突破口,在目标、内容和呈现形式上都进行了创新。”中国大学慕课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建课时注重以人文的视野拓展课程的精神维度,同时与多家单位共同打造融合创新平台,创造性地将专业知识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相融合,以科学守望信仰,让思政融入专业。

“当前,我国慕课的体量和应用规模世界第一,已经进入了从量变走向质变的时期。最大的挑战就是把量变成质,把几万门线上课程打造成金课。”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说。

在他看来,改变的关键在教师,在于教师如何提升自己的教学能力,如何对自己的学科、课程、课堂进行全方位的教学改革,把每一堂课变得高质量,慕课是最好的抓手。

行动已经展开。信息化教学胜任力证书项目、“教师教学能力提升”课程群……为改变高校教育理念,提升教师教学能力,教育部、课程联盟和各课程平台积极开展教师培训活动,到2019年1月,共培训慕课教师29.5万人,其中西部教师4.47万人,有力推动了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

不断创新是慕课发展的生命力所在。当前,虚拟仿真技术、5G、全息投影等技术正越来越多地应用到中国慕课的建设中,助力慕课质量提升。

“虚拟仿真实验项目的初衷,就是通过‘智能+教育’把实验搬进课堂,让工程进入课堂,特别是让超级大工程进入课堂,为工程教育提供平台,为人才培养提供平台。”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创新联盟副理事长、天津大学副校长王树新说,虚拟仿真实验解决了传统实验教学中“做不到”“做不好”“做不了”“做不上”等老大难问题。

事实上,自诞生之日起,中国慕课就把推进高等教育区域和校际公平作为基本价值取向,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用优质慕课资源补齐区域和校际人才培养质量差异短板。

esball世博,从2018年10月起,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徐志珍开始了远程同步课堂的实践。她没想到,短短一个学期,喀什大学的学生无机化学课合格率达67%,良好以上为27%,15名学生得分在90分以上,一改摸底时只有7人及格的境况,并逐渐向华东理工大学学生的成绩看齐。

而由中国高校计算机教育慕课联盟打造的“1+M+N”协同教学模式,即以一个名师名课引领共建共享慕课,跨区域协同多所高校建设私有云平台课,使广大学生受益,不仅推动了慕课与校内教学环节的融合,解决了高校学生互动与课堂讲授间的系列矛盾,而且建立了跨区域跨校在线开放课程协同工作新机制,推进了不同高校间的优质资源共享。

新长征计划、西部中心、巡访交流……中国慕课正逐步打破传统教育的时空界限和学校围墙,将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到更边远、更急需的地区。

求变 中国慕课正走向世界

截至目前,国内已有19所高校的200余门优质慕课先后登陆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韩国等国家的著名课程平台,为世界慕课贡献中国标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短短两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规划所培训专家希梅纳·佩雷拉对中国慕课发生的相较于其他国家的巨大改变印象深刻。

“几年时间,中国慕课数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一,不仅在学生中越来越普及和重要,还用在终身学习领域及其他各个层次群体的教育和培训中,越来越多的人随时随地通过慕课学习,这让我印象深刻。”希梅纳·佩雷拉说。

当前,我国慕课已成为了重要的终身学习资源。教育部遴选的400多门精品慕课上线中宣部“学习强国”学习平台,700多门精品慕课上线中央军委“军职在线”平台,为建设学习型社会、学习型政党、学习型国家发挥了有力的支撑作用。

中国慕课既要立足国内,也要面向世界。截至目前,国内已有19所高校的200余门优质慕课先后登陆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韩国等国家的著名课程平台,为世界慕课贡献中国标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5年,西安交大与教育部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共同创办的慕课中国联盟落地,携手推动中国互联网教育走向“一带一路”。3年多来,该联盟集聚了北京交通大学等117所国内知名高校和中国移动等一批国内知名企业,汇聚1084门课程,研制出支持中、英、俄、阿拉伯4种语言的慕课学习平台,注册用户1600万+。

在中国慕课大会上,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发布《中国慕课行动宣言》,总结中国慕课建设的重要经验和建设方案,勾勒出中国慕课发展的愿景。面向未来,要致力于实现伟大愿景,就必须更好地推进中国慕课的建、用、学、管。

“我们以学堂在线、爱课程等四个平台的数据为基础,采集了2179万条有效数据,采集分析了学生79种网上在线学习行为,发现当前慕课建设依然存在学生自律性差、师生互动难、慕课资源碎片化、缺乏科学的考核评价体系等五大难题。”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郑庆华说。

他分析,从学习行为来看,在慕课平台上学习的学生自律性比较差,科学性有待提高,仅26%的学生完整地完成了课程学习;从互动来看,慕课作为虚拟学习平台,教师和学生时空隔离,师生间情感交互不足;在慕课资源方面,由教师独立开发,存在位置分散、结构无序、知识碎片化的问题;而由于缺乏科学的评价考核体系,慕课成绩可信度有待提高,高校和社会认可有待研究。此外,在慕课上依然存在着教育不公平的问题。

在网易公司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看来,AI和5G这两个技术关键词,将会贯穿未来中国慕课建设的全过程。

“如果现有的产品是中国慕课1.0的话,未来2.0的产品可能是‘慕课+直播’‘慕课+AI’‘慕课+仿真’。”周枫分析,直播最大的好处就是解决互动性不足的问题,充分调动学生在线学习的互动性,大大提高出勤率,最终提高课程的完课比率;AI将大量应用到慕课的作业自动批改、语言教学的口语练习和自动评分、大数据的学情分析等领域;而当前,仿真技术已经广泛应用在慕课建设中了。

“当前,中国慕课的发展,从管理角度来说,还存在着平台标准各异、平台之间数据难以共享,知识存在孤岛现象,以及一线教师和管理者疲于应付、维护成本较高等问题。”郑庆华说。

可喜的是,行动一直在推进。在大会现场,由高校计算机教育慕课联盟、东西部高校课程共享联盟等10个跨地区、跨校、跨学科的联盟组织共同发起的“高校在线开放课程联盟联席会”正式成立。

作为全国性的基于“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教育共同体,联席会将积极推动高校在线开放课程教育教学改革与发展,在慕课教学理念、教学模式、教学规范、教学方法创新等方面发挥整合、协调、推动、支持、指导与引领作用。

编辑:李华山

《人民日报》( 2019年04月11日 08 版)

据介绍,我国上线慕课数量由2017年的3200门增加到12500门;学习人数由5500万人次增加到2亿多人次;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数量由490门增加到1291门。截至目前已有1000余所高校在网上开设慕课,已经建立起覆盖所有专业门类的慕课体系。在2亿学习人次中,有近一半是社会学习者,教育部遴选的400多门精品慕课上线中宣部“学习强国”学习平台,700多门精品慕课上线中央军委“军职在线”平台。

作为互联网和高等教育结合的产物,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兴起,不仅推开了学校的围墙,打破了教育的时空界限,也让传统大学课堂教与学的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5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推出首批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这一系列课程的出现,对于推动高等教育教学质量的“变轨超车”,实现高等教育的内涵式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席卷全球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奔腾而至,网络改变教育、智能创新教育,网络和智能叠加催生高等教育变轨超车,作为人才摇篮、科技重镇、人文高地的中国大学必须超前识变、积极应变、主动求变……”4月9日至10日,中国慕课大会在京召开,会上发布的《中国慕课行动宣言》赢得广泛共识。

教育部副部长钟登华指出,中国慕课经过近6年的快速发展,形成了“大带小、强带弱、同心同向、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我国慕课的数量和应用规模居世界第一,为学习型政党、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国家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应用呈爆发式增长,我国慕课数量已居世界第一

时光倒转。6年前,中国慕课建设开始起步;1年前,教育部认定推出首批490门国家精品慕课;就在今年,教育部认定推出第二批801门国家精品慕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目前,我国已有12500门慕课上线,超过2亿人次学习者,其中6500万人次获得慕课学分。

钟登华还为第二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结果和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负责人代表颁发证书,鼓励更多的教师参与到中国慕课建设应用中来。2018年,共有来自全国的2137门课程参加评选,其中的801门课程入选第二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共认定401项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促进了信息技术与高等教育实验教学的深度融合。

从2012年斯坦福大学两位教授创立Coursera在线免费课程,到2013年清华大学发起建立全球第一个中文慕课“学堂在线”,到2015年教育部提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在线开放课程体系和课程平台,再到2016年智慧教学工具“雨课堂”覆盖课前、课上、课后的每一个教学环节……5年多的时间,慕课已成为教育领域的一个热门词汇。

中国慕课,中国“金课”!

会上,高教司司长吴岩发布《中国慕课行动宣言》,总结中国慕课建设的重要经验和建设方案,即质量为王、公平为要、学生中心、教师主体、开放共享、合作共赢。

教育部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慕课建设与应用呈现爆发式增长,有关高校和机构自主建成10余个国内慕课平台,学堂在线、爱课程网已居国际国内领先行列,460余所高校建设的3200余门慕课上线课程平台,已有5500万人次高校学生和社会学习者选学。此外我国慕课数量已位列世界第一,有200余门慕课登陆国际着名课程平台,“清华汉语”等中国慕课进入2016年国际着名课程平台前列。如果说2013年中国慕课还处于试水阶段,那么如今已和世界站在同一高度,有实力也有能力与世界一流大学比肩。

1000余所高校开设慕课,200余门优质慕课登陆国外著名课程平台

入选课程质量高、范围广,整体代表我国高水平

一位家住云南大山深处的小学生,通过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学习了“古文字学”等近10门慕课;一位87岁的老人,退休后开始摸电脑,迷上了医学、营养学类慕课……

教育部首次正式推出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这不仅在中国是第一次,在国际上也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给“前十名”的慕课学员寄纪念品,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翁恺不会知道,一位几乎天天和自己互动的学生,住在连快递都到不了的偏远山区。

精品课到底“精”在哪儿?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介绍:“首批入选课程以本科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公共课、专业基础课、专业核心课为重点,其中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创新创业课以及思想政治课程,入选的课程质量高、共享范围广、应用效果好、示范性强,从整体上代表了当前我国在线开放课程的高水平。”

本文由esball世博发布于esball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是中国慕课的高速发展,我国慕课数量已居世界第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