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但提及周边治安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提高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近年来,各种高新技术蓬勃发展,为创新社会治理提供了新手段和新机遇。如今,依托智能设备和互动平台,探索运用单元格管理路径,社区治理的智能化水平快速提升,人民群众个性化、多样化的生活需求得到更好满足。 信息平台,让村民少跑腿 “如果应聘成功,这可有‘村情通’的一份功劳哩。”长年在外务工的浙江省龙游县模环乡许家村村民许小峰高兴地说。 今年9月,许小峰到杭州萧山机场应聘,按要求,须到老家的派出所开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许小峰犯了难,国庆他只有两天假期,也不知道负责开证明的民警国庆长假是否在岗。9月30日晚上,许小峰试着把自己的情况用“村情通”里的“村民信箱”发了出去。 200公里外,许家村的网络员吴燕飞接到求助信息后,当晚就联系上当地片区民警,咨询开此类证明所需材料,并与民警确认了办理时间。联系结果很快又通过“村情通”回复给许小峰。 10月1日上午,许小峰趁休假回老家,下午2点赶到派出所,不到10分钟,就开好了证明。 帮许小峰解决难题的“村情通”,是浙江龙游去年开发的智能化社会治理平台。在这里,村民可以享受社保、土地、务工等40余项信息服务,还能通过户籍办理、信用贷款等网络服务平台,实现在线办事。针对山区群众路途遥远、一些老年人不会用手机等问题,每个村都设有专人为村民线上线下提供代办服务。 依托“村情通”的“应急发布”“村民信箱”等互动功能,一旦发生重大灾害事件,第一时间发布信息,打造“15分钟紧急动员圈”。同时,让群众对重要事项、热点问题有知情权、表达权,为村务公开、民主协商构建一个“议事厅”。 “以往发布公告或信息须由片区村干部骑着电瓶车上门,费时费力,‘村情通’普及后,工作量比以前小了许多。”小南海镇双潭村村支书徐红明说。 目前,龙游县262个行政村实现“村情通”全覆盖,农村群众注册超17.8万人,日均登录办事、投诉、求助、咨询等1万多人次。“村情通”与浙江政务服务网数据接口相连,让群众办事“最多跑一次,跑也不出村”。像户籍、生育登记等农村群众常办的“10件事”,一次办成率由60%提高到95%以上。 智慧服务,让居民更舒心 这天一大早,许红玲发现,厕所里的下水道堵了。在多次尝试疏通失败后,她打开手机里的“智慧美湖”微信平台,点击申请报修并上传现场照片,很快得到回复,一小时后专业人员上门解决。 “这可不是简单的微信公众号,用途多着呢。”许阿姨边演示边介绍,社区将办事指南、物业管理、周边商圈等便民服务全都搬上了微信平台,平时还经常发送尊老金领取、防火防汛等提醒消息。 不会用智能手机的居民就享受不到智慧服务了吗?实际上,在这个社区,处处都能感受到“智慧”带来的便利。在社区门口的综合服务大厅,记者看到一台智能服务终端,既可以查看社区信息、惠民服务,又能缴纳水电费、订购火车票,连周边餐饮、商铺优惠等资讯也一览无余。 此外,各类科技惠民项目也令这里的生活更有安全感:智能化防监控指挥系统如同编织了一张安全网,使违法犯罪行为无处遁形,也减少了高空抛物、乱堆垃圾等容易导致邻里纠纷的现象。智能门禁系统可以使居民不用钥匙,“摇一摇”手机就能自动开门,并对小区进出人员人脸识别,如有可疑人员系统自动报警至联网公安。 在这个拥有1.5万人口的农民安置社区中,有超过2000人是60岁以上老年人,智慧养老是一大民生需求。近年来,社区为老年居民办理了“乐享生活一卡通”,老人在这里的生活信息、活动信息等,每一项都被这张卡片实时记录、数据共享,并形成私人档案,有效提升了服务和管理的便利性、长久性。 智能终端,让乡村更怡人 “看看球场有人没,待会儿打篮球去!”深秋的下午,福建省南安市灯光村村民黄钊鸿并没有着急出发,而是慢悠悠地打开电视机,登录“智慧灯光”平台,找到“公共视频”一栏,点开篮球场的实时监控视频查看。等确定球场还有空余的场地后,黄钊鸿才不慌不忙地换上运动服出发。 漫步灯光村,最吸引人的不是整洁的村容、怡人的环境,而是每走一段路就能看到的橘色小探头。“我们在村里的重要区域、公共场所和治安盲区都安上了这样的视频监控探头,既方便村民在平台上了解公共场所的使用情况,也加强了我们对村里的安全防控,实现区域全覆盖。”灯光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黄江川说,以前隔三差五就有村民来反映家里被偷了,“智慧灯光”平台建立起来以后,所有区域都能实现实时监控,小偷小摸的事件再也没有发生。 今年67岁的独居老人黄进国一个人住在村尾的老宅子里,原本外出都要认真检查锁上门,但即便这样,有时家里的鸡鸭还是被偷走。自从村里给他免费装上了视频监控探头后,即使外出,黄进国家也总是敞着院门,“有摄像头呢,没人敢偷!” 除了黄进国,村里还有3户独居老人,也都免费装上了视频监控探头。“一天得看好几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就立刻跑去家里看看,陪他拉拉家常,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灯光村党支部副书记黄小练是黄进国的结对干部,每天早上和晚上,他都会定时点开老人家的监控视频看看。 在“智慧灯光”平台上,每个村民都有自己的一个账号,账号里存着他们的个人电子健康档案,每次检查的数据都会实时更新在档案里。除了老人自己,在外工作的子女也能第一时间登录账号查看父母的健康数据。 除了智能安防、智慧健康外,还有智慧党建、阳光村务等,“智慧灯光”平台的功能在不断地完善。经过两年的打造,如今的灯光村不仅有怡人的居住环境,更实现了科技感十足的智能生活。有面子,又有里子。美丽的灯光村里发出了智慧的“灯光”。 包片管理,让服务全覆盖 “傅阿姨在家不?我来送您的体检报告。”11月6日下午,在湖北宜昌高新区南苑街办苏家榜社区,网格员钟秀红敲响了独居老人傅淑君家的门。 69岁的傅淑君家住5楼,因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和风湿病,行动不便,4年来钟秀红多次上门帮她办事。 刚下楼,钟秀红又被正围坐在院子里聊天的居民们拉住了。 这是苏家榜社区中的一个杂居小区,原本两栋楼之间有个垃圾屋,两边的住户经常从楼上往下丢垃圾,弄得小区里恶臭扑鼻。钟秀红接到投诉后,多方沟通,请相关单位移走了垃圾屋,换上了每天清理的垃圾桶。如今,这个老旧小区环境得到很大改善。 “我们发现还有人半夜往楼下扔垃圾,你要管管。”居民王冬英说。“大家不要上火,我去找房主沟通。” 钟秀红回复。 在宜昌,像钟秀红这样每天奔走在自己的网格管理区域内,提供服务、化解纠纷的网格员有1.1万个。宜昌城区以300至500居民户为单元,农村以村民小组为基础,全市城乡共划分网格1.1万个,实现了网格化管理服务全覆盖。 在网格化管理服务体系中,网格员负责公安、综治、人社、民政、计生、城管、食品安全等七项信息采集工作,以及网格内综合服务,是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基础力量。 在钟秀红看来,因为有网格员的“包片管理”,网格化架起了政府与群众之间的连心桥,使政府提供的每项公共服务都能让群众享受到。 “网格员既是各职能部门的信息员、居民的服务员,也是综治工作的志愿者。”钟秀红说,宜昌提出“让数据多跑路、让网格员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寓管理于服务,妥善解决了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各类小纠纷、小案件、小隐患、小问题、小需求。(记者 江南 姚雪青 邵玉姿 程远州)

“这得益于福安市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工作的推进。”福安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邓义强介绍说,全市4个街道、13个乡镇、5个乡划分为490个一级网格和751个单元网格。通过建立网格化平台,全面构建“信息化支撑、精细化管理、人性化服务”和“所有服务管理事项入网、所有服务管理人员进格”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不断提升工作科学化水平和群众满意率、幸福感。(本报记者 范陈春)

李昊本报记者马晓刚

以诸暨市为例,当地以培育和发展“乡贤参事会”为切入点,坚持发展“枫桥经验”。截至目前,诸暨已建立镇级乡贤参事会27个,村级乡贤参事会366个,募集各类资金4327万余元,发放困难户慰问金914.97万元,提供决策咨询1332条,收集村情民意3487条,化解矛盾纠纷1294起。

宁德市将天网监控点、社会单位的视频监控点等有机结合起来,综合打击、防范、控制、管理、服务等功能,着力加强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以科技化手段、威严的震慑力以及细致的服务保障城市安全,服务群众生活,有效提升了市民的幸福指数。

“目前我区视频探头已有2.8万个,通过这些探头成功侦破案件50余起,视频监控在社会治理事前预防、事中响应、事后研判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马东平说。

在衢州市龙游县,以“枫桥经验”升级版为愿景的“村情通+全民网格”,融合党建统领、群团助力、全民参与,开启了乡村治理新模式。目前龙游县262个行政村实现“村情通”全覆盖,农村群众注册超17.5万人,日均登录办事、投诉、求助、咨询等超1万人,基本实现“最多跑一次,跑也不出村”。

在福鼎市公安局110指挥情报中心大厅,近40平方米的视频监控大屏,最多可同时展示近千路镜头所拍摄的重点路段监测点情况。“该系统还可以只显示一路或多路信息,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在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细节。”福鼎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主任彭振通介绍说,福鼎市还投资1200多万元,在后端建成集“警用地理信息系统”“智能指挥调度平台”“视频智能分析平台”“视频共享平台”“社会联动指挥平台”“人脸识别”“虚拟卡口抓拍”等系统为一体的现代新型综合智能指挥中心。

esball世博 ,在大台什社区的大门口,上百个红灯笼高高挂起,节日的气氛相当浓烈。而这里却是整个小区的第一道“安保”。在大门口的保卫室内,4个LED显示屏将小区的各个区域一一展现。社区党总支书记张如说,小区因为是城中村,一半是回迁户,一半是外来户,人员较为复杂,2017年底小区安装了99个摄像头,利用监控设备对小区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监视,如发现可疑人员,可以立即通知当值保安或民警进行处理。

进入新时代,农村互联网的发展普及,进一步提升了乡村治理智能化水平。据统计,浙江已建立村级社区服务中心1.9万个,覆盖率达90%以上。2016年底,96345公共服务信息平台正式联网运行,为居民提供包括家政和医疗的就近、便利服务,目前全省72个分站点已全部实现数据联网。

如今,不管是在宁德城市还是乡村,随处可见的各种监控探头、不断完善的治安防范体系、加快整合的服务平台正织成一张“智慧天网”,实时守护着一方平安。

目前,赛罕区在所有治安敏感场所均安装了治安报警柱,这让警情响应和处置更加便捷、快速、高效。

在丽水龙泉市,1358名“全科网格员”分别负责468个网格,就近为农村群众提供代办服务,并承担化解矛盾纠纷、收集动态信息的职责,事件处置率达98.75%。目前,浙江省共划分10.9万个网格,配备23.4万名专兼职网格员,并推动网格员进村入户。

通过购买服务、以租代建、项目外包等方式,整合公共安全视频图像资源项目,福鼎市建成城区与乡镇、高空与低空、卡口与探头、固定与移动相结合的立体化集成化监控网络,有力推进“雪亮工程”建设。“目前福鼎市已投入近1亿元,在前端重点公共区域安装一、二类高清监控探头6333路。”福鼎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

截至目前,赛罕区共划分社区网格431个,配备专干431人,网格协管员865人;农村网格512个,配备专干512人,网格协管员754人。2018年“三级网格平台”共上报各类社会治理事件19897件,处理19085件。同时,配合“三城同创”和环境卫生整治工作,拓展城市管理“路长+N员”服务管理,将网格巡查、入户调查与职能处置融为一体,及时发现问题、处置反馈,实现了城乡网格化服务管理全覆盖。

如果说“乡贤”是基层自治的有益补充,“网格”便是全民治理的有效对接。针对农村“熟人社会”的特性,浙江以“网格化”消除社会管理真空,推动“邻里守望”常态化、制度化。

“有了这个系统,村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尽收眼底,不管什么时候,村民的安全感都是满满的。”后洋村村主任张孙福自豪地说,只需打开“智慧后洋新农村”微信公众号,点击“农村安防”选项,不管身在何处,村里所有监控视频图像就能同步显示在手机视频上,大家都可以参与到公共空间的监督管理中来。

网格化管理打造平安赛罕“升级版”

乡村治理,真正的改变在于村民的内心。翻开义乌市何斯路村的“功德银行”记录册,上面记载着352名户主的姓名,每个名字对应一个账号,页面上则记录着每个家庭成员做过的好事,小至帮忙分馒头、送饭,大至捐款10万元。目前,记录在册的好人好事已达上万件。

2016年,周宁县七步镇后洋村投入11万元,试点建立依托“互联网+VR”技术的智慧农村治安综合管理服务平台,在村中布控11个监控,实现全覆盖、无盲区的公共视频监控。

在前不塔气社区居委会广场的一角,立有一个治安报警柱,报警柱顶端是一个视频球机。当附近发生警情时,报警人通过触发报警柱上的紧急报警按钮,可将现场报警情况第一时间发送至综治中心。综治中心通过远程语音系统与报警人进行警情核对,并观察报警柱周边情况,对警情进行初步分析,并通过制定的联动方案将警情发送给辖区派出所、镇指控中心、赛罕区智慧中心、赛罕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实现警情触发的五方联动,然后通过预定的“合成作战法”对现场情况进行判断,根据警情的严重程度指派响应人员、警力到现场进行处置。

近年来,农村人才、资金等外流,“空心化”问题突出。为了集中村民小组力量,破解村民参与难题,浙江多地尝试将乡村治理重心下沉,在村两委班子和村民之间建立“微单元”,提升乡村治理的参与力,激活乡村治理“神经末梢”。

本文由esball世博发布于esball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乡村治理,但提及周边治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