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烘手机中的细菌这么多呢,一些烘手机可能会让细菌及真菌黏在刚洗净的手上

在公共场所上完厕所洗完手,很多人会选择用纸巾擦手,还有一些人则习惯把湿漉漉的手放在烘手机上吹干,他们觉得相对于用纸擦,用烘手机烘干手不会与其他东西接触,似乎更加干净卫生。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最近美国一位大学生尼科尔较了下真,她将一个培养皿放在一洗手间的烘手机下吹了3分钟,然后静置48小时后,发现竟培育出超级多的细菌,当她把照片发到网上后,网友们都懵了,难道这么多年一直在用错误的方法干手? 烘手机为什么这么脏 其实在尼科尔之前,美国费城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医院的爱德·罗伯茨博士等人曾做过类似实验。他们收集当地各处烘干机上附着的灰尘和污垢在实验室分析研究,发现烘干机“潜伏”的细菌数量惊人,而且很多都是大量存在于粪便中的细菌,非常容易致病。如克雷伯氏菌可能会引起发热、恶心、呕吐;阴沟肠杆菌可能导致严重的呼吸道感染,甚至还发现了金黄色葡萄球菌,其可能引起中毒性休克综合征、蜂窝织炎、食物中毒等。 为什么烘手机中的细菌这么多呢?研究发现,洗手间和马桶被认为是细菌滋生和传播的高危场所。每冲一次马桶,一团气雾就会被喷到空气中,其中可能会包含各种致病的粪便细菌。此外,北京一位疾控专家表示,安装烘手机的地方一般比较潮湿,这就使得烘手机内容易滋生细菌。要想降低烘手机细菌滋生的风险,就要经常对它进行消毒,保持其周围环境的干燥清洁。 用纸擦手怎么就更干净 那么洗完手后到底用什么把手弄干才最好呢?有研究者运用网上电子数据库对1970年以来的多项研究进行分析和比对,证明用纸巾擦干是最好的方法。一般烘手机需要45秒才可以使手的湿度减少97%,而纸巾只需10秒即可达到相同程度。大多数人使用烘手机的时间只有22秒,手的干燥程度则低于70%。 此外,使用纸巾擦手时,其表面与手的摩擦对除菌也起着关键作用,大多细菌都因此被蹭到卫生纸上。与各种烘手机相比,用纸巾擦干是手部除菌的最好办法。 虽然从环保方面来看,纸巾还是不如烘手机。不过,网上有人提出了一种省纸的擦手方法:洗手后,狠狠甩12次,再用对折后的纸巾擦拭。

2月11日电 台湾《中时电子报》近日刊文称,公共厕所的烘手机可能不干净?美国一名研究员发现,公厕内充斥细菌与真菌,烘手机本身没问题,但烘手时或让细菌黏上双手。

纸巾与烘手机的“百年战争”

esball世博 1资料图:公共厕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厕所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公共厕所尤其如此。如果你能意识到被无数如厕者摸过的门把手上栖息着多少有害微生物,最不讲究的人恐怕也会到水池边洗个手。

文章摘编如下: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把湿漉漉的手放到烘干机下,等待气流带走水分,还是从纸盒里抽出一两张纸巾擦手?

一般的公共厕所都会提供民众干手的设施,包括烘手机或是擦手纸巾。美国加州实验室一名研究员发现,一些烘手机可能会让细菌及真菌黏在刚洗净的手上。

esball世博,这个问题听起来无聊,背后却隐藏着一场纸巾与烘手机的“百年战争”。

加州卡尔斯巴德一间实验室的研究员沃德(Nichole Ward)说,她将培养皿放入公厕的烘手机内吹风3分钟后再化验,发现培养皿在2天后已长满细菌及真菌,其中包括几种可致病的真菌和细菌。

较量从最开始就不对等

沃德强调,烘手机本身没问题,问题出在公厕内充斥细菌与真菌,结果因为烘手而让细菌黏上双手。

和许多人的认知不同,擦手纸巾和烘手机都是20世纪初的发明。1907年,纸巾在美国费城斯科特纸业公司诞生。14年后,史上首台烘手机在纽约注册了专利。

沃德表示,自己没想过化验结果那么吓人。她说:“我用过不知多少次,幸好现在知道了。自此我洗完手只会用自己衣服抹干或在洗手间外擦拭干净。”她也相信纸巾比较安全。

此后10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纸巾是公共厕所的王者。1965年,英国演员乔纳森·罗斯在专著《好厕所指南》中注明了伦敦所有烘手机的位置:100多间公厕中,配了烘手机的只有5个,其他的仅提供纸巾。在当时的人们看来,纸巾的优势是压倒性的:无需百无聊赖地等待,无需忍耐高达90分贝的噪音,更不用担心被突然坏掉的机器弄伤。

纸巾一枝独秀与烘手机制造商的不思进取不无关系,情况直到二战后才逐渐改观。1948年,乔治·克莱门斯在芝加哥成立“世界烘手机公司”时,恰逢木材匮乏,纸价飙涨。克莱门斯趁势推出装有圆形金属按钮、酷似小坦克的Model A型烘手机,上市即成爆款,世界烘手机公司由此成为行业巨头。即便几经易主,该公司始终坚信,Model A是同类产品的巅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据说,该公司有员工申请研发资金,上司回复:“谁需要更好的烘手机?”

2006年戴森Airblade横空出世,纸巾的地位才真正被动摇。据预测,到2020年,全球公厕纸巾的销售额有望达到40亿美元,烘手机的销售额将上升至8.56亿美元。戴森公司发言人表示,2012年至2020年,烘手机将从造纸商手中抢走8.73亿美元。

Airblade的前卫设计是其卖点。它向上吹风,好似“开口笑”,使用者得把手整个放进它的“嘴”里;流线型的银色外壳未来感十足,曾无缝融入2009版科幻剧《星际迷航》;风速每小时600公里,机器启动10秒后,双手残留的水分不超过0.1克;能过滤99.95%直径0.3微米以上的颗粒……它的售价也相当“美丽”,是普通烘手机的3倍。

Airblade不是世上第一台高速烘手机,却凭借出挑的外观和大胆的营销颠覆传统,让烘手机逐渐成为提升公厕档次的重要配件。由此,烘手机与纸巾开始势均力敌。

本文由esball世博发布于esball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烘手机中的细菌这么多呢,一些烘手机可能会让细菌及真菌黏在刚洗净的手上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